js77888金莎官网:长头发的童话

作者: 公司简介  发布:2019-12-21

我给孩子们写童话,写了好多好多。 一天,小女儿摸着我光秃秃的头顶问:爸爸,你的头发哪儿去啦?像个大西瓜,真难看! 我毫不思索地说:写童话写的呀!写一个童话就掉一根头发,你看看爸爸写了多少童话? 噢⋯⋯小女儿拧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她用大人才有的语气说:爸爸,我会让你的头发长出来的。 我不觉得好笑,因为凡是孩子都好幻想嘛。 大概过了有一个星期,小女儿一脸郑重地把我拉到她的房里,然后把门关上,让我坐好,才说:爸爸,我给你讲一个我写的童话,老老实实地听⋯⋯于是,她开始讲她编的童话。 童话是讲一个小精灵收集了小白兔、小猴子、小老鼠好多好多小动物毛发,用魔法植到爸爸的头上,于是爸爸的头发就能生出好多好多美丽的童话了,头发也不再掉了。她讲完,冲我嘻嘻地笑。我摸着自己光秃秃的头顶,也孩子般嘻嘻地笑。 好吗?她笑过了问我。 我没当回事地点头说:好,好好! 真没想到,小女儿把她的童话当真了。那天她妈妈把她从幼儿园接回家,她就再把我拉到她的房间,从一个纸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白色、黑色、灰色、棕色⋯⋯好多颜色的毛来边往我头上按,边说:给爸爸长上能生童话的头发喽! 我没有制止小女儿的动作,而是在那里静静地让她完成着自己的意愿,可心中却翻腾起来⋯⋯女儿是怕爸爸丑,才给爸爸收集头发的吗?不仅仅是。那她是为了什么呢?我不说穿,说穿了,小女儿童话里的魔法也许就会失去了。

“嘻嘻……爸爸的身体……”承宇刚脱光衣服,在浴缸里玩着芭比娃娃的姝美就看着他捂嘴笑起来,承宇不免有些慌乱。上个星期他们一起沐浴的时候,姝美还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忙于玩水。承宇没说话,打开水流站到淋浴喷头下面,干咳了一声,才开口说:“怎么了?爸爸的身体怎么了?”“嘻嘻嘻!”“哎呀,瞧这小丫头,好像知道什么似的。”“我什么都知道。嘻嘻嘻!”“嗬!你能知道多少事呀,小不点儿?”“昨天在幼儿园学过了。嘻嘻嘻!”“学什么了,小丫头?”姝美用手捂着脸,却在手指缝里上下打量爸爸的身体,还嘻嘻笑着,似乎觉得不好意思,娇羞的样子看上去还真像个大姑娘。这可真是的!承宇逗她继续说下去,才知道昨天幼儿园里用投影仪对照图片说明了男女身体的差异。可能因为社会上不时发生对幼童进行性侵犯的事件,所以幼儿园也给孩子们看了预防儿童性侵犯的系列片,教育他们搞清什么样的大人是坏人,勇敢地说:“讨厌!不要碰我。”承宇一踏进浴缸温暖的水里,水里的姝美就调皮地大叫起来。看她格格笑着却又略带羞涩的样子,的确跟以前有所不同。“哎呀!男女不能一起洗澡。”“嗯?为什么?”“老师说会出事的。”“小丫头,跟爸爸一起洗没关系。爸爸不是男人。”“爸爸不是男人?”“是啊。”“哦?不会吧,难道爸爸是女人吗?嘻嘻嘻!”“什么?你今天是不是小屁股痒痒,想挨打了?”哎呀,这件事可不应该随便发火。嗯,姝美呀,爸爸不是男人的意思是说……真是的,这可怎么说明呢?哎呀,我也不知道!承宇把脸埋进浴缸的水里。哎呀,我现在到底想说什么呀?身为一个男人,养育女儿的过程真的充满了种种突如其来的惊异与不知所措。“爸爸,我举手问了老师一个问题。”“什么问题?”“我说呀,我跟爸爸一起洗澡,一星期一次,啊,不,一星期两次,那也不行吗?”“嗬!是吗?老师怎么说?”“嘻嘻,老师说没关系,说跟爸爸一起洗澡是好事。”“嗯,就是,那是理所当然的。”“后来……”姝美把光着身子的芭比娃娃放在爸爸露出水面的膝盖上,用手反复梳理着芭比的头发,“我决定要跟爸爸一起洗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几个小时?”“不是,我是说即使我以后长得像姐姐们那么大了也要跟爸爸一起洗澡。”嗬!这个小家伙!逗我玩了半天,现在开始安慰我了。到你九岁十岁的时候看看,就算我叫你跟我一起洗,恐怕已经变成小淑女的你也会找各种借口拒绝的。就像“我长大以后要跟爸爸结婚”一样,只是世界上最动听的谎言而已。“嗯,那是为什么?”“我喜欢跟爸爸一起洗澡。”“喜欢?”“嗯。”“是啊,跟姝美一起洗澡的时候是爸爸最高兴的时候。你呢?”“哈哈!我也是,我跟爸爸想的一模一样。爸爸,我们拉钩吧!”姝美向着承宇伸出小指,承宇也把自己的小指伸向姝美。“为什么拉钩?”“嗯,我呀……就算这么大这么大了以后还是要跟爸爸一起洗澡。”姝美把十指伸出来,收起来,又伸出来。哇!那么多啊!“小家伙,你知道那是多少吗?”“知道,20!”“啊哈,够聪明的!也就是说,我们姝美会跟我一起洗澡,一直到20岁吗?不过,那样的话爸爸会吃亏的,我不愿意。”“为什么?”“还是你先说,你为什么那么想跟爸爸一起洗澡?”这个小丫头,一定是为了舒服,坐着不动就有人给她洗,从打湿身体、擦香皂到冲洗干净,用干毛巾擦得小身体上一粒水珠都没有,连头发也洗得干干净净的,她连一个手指头都不用动。把一个孩子洗干净并不完全是一件好玩的事,真的做起来相当麻烦,一个人要完成这个任务,每次都累得满头大汗。这孩子心里一定是想在20岁之前一直使唤爸爸,而自己只需要轻松地伸出一个小手指头拉拉钩就行了。姝美摸着芭比娃娃,歪着小脑袋,似乎脑子在飞快地转动,想找出一个最顺理成章的理由:“那是因为……我喜欢!嘻嘻嘻!”“‘嘻嘻’什么啊?你这个小家伙,人小鬼大,笑得怎么那么狡猾啊?噢,我知道了,你是希望能经常看到爸爸的身体吧?”“嘿嘿嘿!”姝美在水里扑腾起来,挥动着双手双脚往爸爸脸上泼水,似乎心里的小九九被爸爸识破了。“小丫头,怎么坐不住啊?让我看看,你屁股上是不是长角了?要是有角,就得拿个大锤子来用力敲,一定要把角敲回去,哪怕把你的屁股打得像猴子屁股一样红。”承宇张开双臂想捉住姝美的腰,她喊着痒嘻嘻笑着用力挣扎。“灌你喝点儿水吧?”“哎呀,救命呀!快来救姝美呀!”他们的喊叫和动作夸张而快乐。这父女俩根本不是在洗澡,而像在闹着玩,看谁泼到浴缸外面的水多。闹了一阵后,姝美在浴缸里端端正正地坐好,背对着承宇给芭比娃娃洗澡。承宇则双手掬起浴缸里的水洒在女儿身上。这一刻,承宇静静地看着半泡在水里的女儿干干净净近乎透明的脸和身体,觉得无比温馨和幸福。有时他甚至觉得很神奇:那个小家伙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这样的疑问常常在他脑海里出现。从美姝的身体里?从我的身体里?这似乎不是正确答案。承宇感觉,她似乎是从更远的地方,更神奇的深不见底高不见顶的地方,像一束光,像一颗蒲公英种子一样飞到自己身边来的。那个地方似乎不在宇宙中,而在心里。他像个小孩子一样想像起来,那想像立刻展开了透明的翅膀。在那个叫做“心”的国度,各种思念、快乐和美丽的悲伤像树丛一样生长,那个国度像湖水一样幽深,在那里,孩子们化作世上最小的种子在空气中飘荡,直到一阵爱的微风吹来,一颗种子落到美姝和自己之间,就这样茁壮地成长起来了。她那生动无比的表情,就像笑容穿着粉红花瓣做成的鞋子在脸上走动。肩部线条流畅自然,身体不胖不瘦,全身覆盖着光滑无比的白皙皮肤。眼看着这个明亮纯净的小东西一点一点长大,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大的幸福了。“爸爸!”“嗯?”“我的芭比呀……”“嗯?”“她没有爸爸妈妈吗?”“这个嘛……应该有吧,不然她怎么会这么漂亮呢?”“可是,他们怎么不在她身边呀?”“那倒是……芭比是金发碧眼,她的爸爸妈妈可能在美国。”“是吗?要是爸爸把芭比的爸爸妈妈也买来多好,现在芭比多伤心呀!”“哦……还真是,我怎么没想到呢?”“爸爸,下次去美国的时候一定要买回来呀!”“好。”“在他们来之前,我就给芭比当妈妈吧,给她洗澡……喂她吃饭,给她穿衣服,跟她一起睡觉,陪她玩……”“嗯,好啊!”“……我只有爸爸,芭比只有妈妈,我们俩是一样的。”“……”承宇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背对着自己小心翼翼地给娃娃洗澡的孩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他无论如何也猜不透。姝美已经读完了庆恩送她的那本叫《姝美爱爸爸》的童话书了。她自己大概能读懂百分之七十,其他的是在下午来的家庭教师的帮助下读完的。如果我是个善良的孩子,如果我爱爸爸……爸爸就一定要结婚吗?姝美一读完书就问了老师这个问题。但她什么也没对爸爸说,也没有把那本童话书丢到角落里,而是爱惜地放到了自己床边的小圆桌上。直到承宇问姝美童话书读得怎么样时,姝美才开口问:“爸爸,你真的想结婚吗?”承宇摸着后脑勺无言以对。在抚养孩子的过程中,他体会最深的一点就是小孩子是最直率的,他们常常能直接抓住问题的要害。生活中最珍贵、最真实的东西,他们已经与生俱来,不,经过不长的人生已经学会了,诸如快乐,诸如爱,还有那看不见的悲伤。姝美是在想念妈妈吗?刚才姝美说的那句“我只有爸爸”对承宇来说是振聋发聩的,女儿的这句话深深地刺进承宇心里。他抬起靠在浴缸边上的身子,似乎是为了平息心里的混乱,双手捧起水洗了把脸,然后把手放在姝美的肩膀上,用快活的声音说:“叭叭!叭叭!现在是我们的公主擦浴液洗头发的时间了!”

本文由js77888金莎官网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js77888金莎官网:长头发的童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