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钟启泉:注重成长心态与反思能力

作者: 公司简介  发布:2019-11-14

“被动学习”是以教师灌输知识为中心,学生尽可能快、尽可能多、尽可能地记住知识、公式和原理、规则,旨在培养“记忆者”的一种教学范式。整个教学活动一般靠“分数值”来持续地支撑——“知识量”越多,“分数值”就越高,“记忆者”的学习成果是借助“考试”来测量的。“记忆者”的学习是“为了应试的学习”,其结果必然导致竞争性教育。

  素质教育注重学生的“成长心态”与反思能力,应试教育则是滋长学生的“僵固心态”与应试技能,两者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认为“努力”与“能力”呈正向发展,由于努力而使能力持续变化与增长的见解,被称为“成长心态”。相反,认为努力与能力呈反向发展,对于取得同样成绩的人来讲,越努力的人被认为能力越低的心态,被称为“僵固心态”。在学习的积极性与品格上,不用说,“成长心态”是优异的。因为“僵固心态”带来外在动机——儿童是在作为赏罚与竞争手段的外在动机作用之下而学习的,而“成长心态”带来内在动机——儿童是在以学习过程本身为目的的内在动机作用下而学习的。

关 键 词:能动学习 探究性学习 协同性学习 反思性学习 叙事研究 教师文化

阅读原文

原标题:能动学习:教学范式的转换

  2015年,“课程重建中心”基于证据与研究的方法,以更简洁、更明确、更有用、更有序的方式,提出了“四维教育”的课程重建框架:第一维度,知识的维度——传统知识与现代知识的交融。第二维度,技能的维度,包括“创造性”“批判性思维”“沟通”“协同”。第三维度,品格的维度——德性与价值观。第四维度,元学习维度——学习目标、方略与成果的反思。在第四维度中强调了“学习的学习”的必要性,即如何学会反思与因应目标的自我调节技术——“元学习”,促进成长。

这种制造“记忆者”的教育必须转换了。“核心素养”的世界教育思潮表明,支撑“记忆者教育”的世界结构已经土崩瓦解,“记忆者教育”的历史使命已经终结了。[2]能动学习基于建构主义学习观,体现了素质教育的诉求。所谓“学习”不是教师单向地传递知识的活动,而是在实际的体验过程之中,在教师与学生之间或者接受教师的指导的学生之间交互作用,探究有效的知识,作为掌握学习者的方法所建构起来的活动。所以,从严格的意义上说,“学习”是不能脱离生活的脉络而去实施的活动。事实上,儿童的学习不可能在孤立的真空条件下进行。即便实施了,这种学习对儿童的生活也不具有什么意义。

  学力观的转型带来教学观的转型。建构主义的教学强调培育儿童的三种能力:设定课题、指向目标达成的探究能力;参与学习小组的活动并做出贡献的协同性沟通能力;自律性地增长自身才华的反思性自我学习能力。这就是说,建构主义的教学设计突出探究性、协同性、反思性的教学活动:在课堂教学中,不是使学习者“理解、记忆”,而是让学习者思考、判断、表达;学习课题不是每一个学习者个别地完成,而是以协同学习的方式完成;作为学习成果,不仅是知识技能的习得,更是让学习者觉悟到自身的变化与成长。

作者简介:钟启泉,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名誉所长,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062)

  那么,这两种心态在学校中对儿童的目标及其相应行为会有怎样的影响呢?拥有学习目标与“成长心态”相结合的儿童,理解教学中学到的技能、关注自己的思维;而拥有执行目标与“僵固心态”的儿童,关注教授内容的掌握与他者的看法。即,学习取向的儿童把错误视为成长与改进的机会,而执行取向的儿童则将其视为失败。其结果,学习取向的儿童愈发努力挑战,执行取向的儿童愈发心灰意冷。学习取向的儿童更多地运用元认知的倾向,使得他们能够取得高水准的学业成绩。关于学习能力的这种心态,无论是潜在的还是显性的,早的话,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会影响到儿童的元认知过程,所以,那时他们就能够采取种种与之相应的学习策略。

一、从“被动学习”走向“能动学习”

  当下,我国一些名牌学校特别是超级中学自吹自擂所谓的“优质教育”,充其量不过是“低阶认知能力”强一些而已。从本质上说,未能从“低阶认知能力”上升到“高阶认知能力”,仍然是一种“劣质教育”。因为,应试教育只能助长儿童的“僵固心态”,充其量不过是培养儿童理解并记忆教师所传递的信息,必要时能给出标准答案而已。儿童只有在相互信赖、相互期待的“协同学习”的关系中,才能培育自主性努力的意愿与自信,成为更好的自己。

“能动学习”最初是北美在上世纪倡导的摆脱教师传统讲解的大学教育的一种学习论,从上世纪70-80年代特别是90年代以降,成为主宰囊括了大中小学的当今世界各国教育改革的一种思潮。[3]在超越听取单向式知识传递型授课的意义上,它是一种能动学习。在能动学习中,参与写、说、发表等活动,同时伴生认知过程的外化。这里所谓的认知过程是指知觉、记忆、语言、思维(逻辑性思维/批判性思维/创造性思维)、推理、判断、决策、问题解决等作为心理表象的信息处理过程。学生借助能动学习,求得涵盖了认知性·伦理性·社会性能力、教养、知识、经验在内的通用能力的培育。“能动学习”意味着从“教”转向“学”(from teaching to learning)的范式转换。[4]“能动”指向两种偏向:其一,否定灌输式教学,这是一种“被动学习”;其二,否定单纯地听取,这也是一种“被动学习”。

编辑|吴潇岚

能动学习;探究性学习;协同性学习;反思性学习;叙事研究;教师文化

  发现成长机会的关键是“元认知”。“元认知”承担着控制人类认知活动的职能,对学习活动会产生强烈的影响。运用元认知的儿童,由于自己相信能够成长,所以并不缺乏成长心态,从而能有效地设计、监控、评价自己的学习方略。

被动学习:培养“记忆者”的教学范式

作者|钟启泉(我校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我校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名誉所长,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学部委员)

本文由js77888金莎官网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教育报|钟启泉:注重成长心态与反思能力

关键词: